《习近平在厦门》采访实录(十)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学习时报 点击数:145 更新时间:2019/9/18 14:28:26

《习近平在厦门》采访实录(十)

来源:学习时报 时间:2019-08-12 16:49

   

    采访组:高泉国主任您好!习近平同志第一次来到军营村的时候,您任军营村村委会主任。请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。 

  高泉国:习书记第一次来到军营村是1986年,他那时是厦门市副市长。那个时候的军营村是整个同安县最穷的一个高海拔村,有700多名村民,种植了400多亩茶园,村民主要收入来源就是种植茶叶,人均年收入只有280元左右。

  那个时候军营村基础设施很差,没有通电,是用一个20千瓦的小发电机组自己发电。由于不能满足全村的用电需求,所以每户只能用一盏或者两盏25瓦的电灯,平均每户每天也只能用几个小时的电。

  当时的道路条件也很差。从同安县城到军营村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,开车要2个多小时才能到。村里道路条件就更差了,现在你们看到的环村公路,是1987年以后才修建的。习副市长第一次来的时候,村里只有一条1.6米宽的土路,车开不进来,就停在村口的小拱桥边,步行进来。我第一次见到习副市长,就是在村口这个拱桥边上。后来我们建了新的拱桥,但保留了当时的桥拱,你们现在去还能看到。

  习副市长见到我后,第一句话就问:“你们这里最穷的有几户?”我回答:“有两三户。”接着他就挨家挨户地去拜访。看完贫困户,就来到我家。我是农民技术员出身,在当时算是村里条件比较不错的,家里也只有一张床,一个圆桌,两个凳子。他走到我家房门口,跟我开玩笑说:“高泉国,你这个房子不错啊,坐北朝南,冬暖夏凉,空气很好,前面还有一条溪,里面有几进院。”这个房子是1980年修建的,刚使用了六七年,还比较新,所以他说我这个房子好。其实当时修建这个房子的材料是从山上一块一块扛下来的石头,又把这些石头一块一块垒起来的,并没有花很多钱,只是很有闽南风格,与村里其他房屋比较起来,已经算是不错的了。

  在门口简单聊了两句,他就往我家里走。进门的时候,因为他个子很高,房间的门梁很矮,我怕他撞着头,就赶紧上前跟他说:“您要弯下腰去,不然容易撞脑袋。”他就把腰弯下来,走进了我家。

  进屋后,我在屋里圆桌的一边泡茶,习副市长就坐在另一边。他问我家里有几口人,我回答他有6口人,4个孩子加我和我老婆。当时我老婆不在,4个孩子都在,围着他跑来跑去。他不断向我询问村民的生产生活情况。我向他汇报说,村里种植了一部分杂交水稻。他听了很感兴趣,问我杂交水稻一共种了多少、亩产有多少。我告诉他,除了100亩种地瓜(红薯),剩下的400多亩种的都是杂交水稻,亩产能到1000斤。他又问我杂交水稻是什么品种,我又给他详细汇报了一下。后来,他又问了一些生产生活上的问题,问我生产责任制实行以后,军营村在经济发展上有什么打算。我们就这样聊了大概1个多钟头。当时我觉得,这位市领导对农业农村情况很熟悉。

  采访组:刚才您提到,军营村当时非常贫穷落后。习近平同志当时是怎么帮助你们摆脱贫困的? 

  高泉国:习副市长看到我们村贫困落后的状况后,要求村里多种茶、多种果,发展第三产业,早日脱贫致富。当时我们也不懂应该种什么果树,他建议我们种一些柿子,还联系县水土办提供了一批广西无籽柿树苗,并指示县农办解决了3万元扶贫资金。在习副市长亲自倡导下,村民们开始上山开垦、整理土地,种植了大概200亩广西无籽柿,并用那笔扶贫资金修建了管理房。后来我才知道,广西无籽柿是当时国内最好的柿子品种。现在这片柿子林还在,有些到了树龄,我们就再补种一些,一定要把这一片珍贵的柿子林保存下去。

  采访组:我们知道,习近平同志当年到省里工作后,仍然对军营村发展念念不忘,请介绍一下他第二次到军营村走访的情形。 

  高泉阳:1998年,习副市长已经是福建省委副书记,同安也已经由县改区。我担任军营村村委会主任,习书记来访时,我负责向他介绍村里的情况。

  我记得,习书记来那天刚下过雨,从同安城区到我们村的道路还是坑坑洼洼的,下过雨之后变得泥泞不堪,习书记乘坐的汽车陷到了泥里。刚好我们有些村民经过,习书记就下车,同村民们一起把车从泥坑中推了出来。我知道这个情况后,心里特别感动。

  习书记个子很高,穿着一件浅灰色短袖衫,我都得抬着头跟他讲话。他下车简单交谈了几句,就急着要去村民家里走访。走访中,他仔细了解村民们的生产生活状况和收入情况,关切地询问大家温饱有没有解决,合作医疗方不方便。

  当时,我刚28岁,还没有结婚,是个毛头小伙子,也不懂得他是大领导,走访结束后,就大咧咧地邀请习书记到村部二楼坐一坐,喝喝茶。他很随和,就答应了。在上楼梯的时候,他边走边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年轻人一定要好好干,带领村民们早日脱贫致富。”那时候我很瘦,他又几乎高我一头,每拍我一下,我都被他震得往后缩一下,现在回想起那个场景,觉得很温暖。

  在村部二楼,我们把4张办公桌拼在一起当会议桌,又找来几把椅子,习书记就在那里跟我们几个村干部、党员,还有几个村民代表座谈起来。这4张办公桌还有他坐过的椅子,我们现在都还保留着。

  座谈中,习书记主要了解村里农业、林业以及整个村里的基本情况。我汇报说,1986年他来的时候,军营村的茶叶种植面积大概在500亩左右,到了1998年已经有2800多亩,翻了5倍。他听了之后,觉得军营村发展很不错,非常高兴,还给我们提出两条要求:第一条,就是要绿化造林,保护生态,让我们多种茶、多种果,大力发展农业和林业。那个时候,大家对林业基本上都不太重视,只有几个林场保护得比较好,农村基本上都是荒山。现在看来,我们这里能够发展乡村旅游,游客愿意到我们军营村来,就是冲着这绿水青山来的,习书记当年的远见,给今天的军营村铺就了致富之路。第二条,就是鼓励年轻人一定要走出山门,走进厦门,去打工创业,不要单一地守在本地种茶。这是因为当时还不是种茶的季节,习书记在村里走访的时候发现很多年轻人闲在家里,他就提出要鼓励年轻人勇敢出去闯世界。

  习书记还为我们精准扶贫提供了大力支持。当时虽然我们的茶叶种植面积上去了,但因为没有设备,没有先进的制茶工艺和技术,采下的茶叶都是生茶,过不了几天就会烂掉,价格也一直上不去。我们就跟他讲,村里想买点制茶的生产设备,建立一个茶叶加工厂,把茶叶的外观和质量做好。习书记听了觉得非常有必要,就交代市农办负责这个项目,拨了两笔扶贫资金,一笔40万元用于建加工厂,一笔20万元用于购买设备,后来又增加了10万元。习书记还叮嘱镇里面要做好山区的招商引资工作,多引进一些茶叶加工厂。后来就有一家企业来到军营村投资建厂。我们也用70万元建了自己的茶叶加工厂,购买了20台制茶的揉捻机,还有塑包机、整形机等。有了加工厂和这些设备,军营村的茶叶外观好了、质量高了,价格也就随之提高了。邻村的茶叶如果卖5块一斤,我们就能卖到8块一斤。

  1986年,习书记第一次来,要军营村多种茶,多种果,保持水土不流失,并要求我们带领村民种植柿子林,修建管理房。1998年,习书记第二次来,看到我们满山遍野的茶园,看到茶农为茶叶的销售发愁,就支持兴建茶叶加工厂,指示我们要帮助老百姓解决这些问题,提高老百姓收入,又一次为军营村的发展指明了方向。他两次来到军营村,这里可以说是他精准扶贫思路的源头,他从正定就有了农村要加大扶贫力度的意识,后来到了军营村,然后又到宁德,这种意识在不断加深,一直到现在提出的多项扶贫政策,和他过去在各地实践时的思路都是一脉相承的。

  采访组:当时习近平同志有没有提起他第一次到军营村时的事情? 

  高泉阳: